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篑山房

每次来,依旧是午后的一缕阳光,一杯清茶和几笔涂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微园隙地,可容膝,可清谈,可默然坐对,可瀹茗佐笑,可遽来, 可倏去,可订翌日之约,可作信宿之谈。篑山子笑曰:山野地朴,无不可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跬园杂记  

2014-12-25 19:41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跬园杂记 - 篑山子 - 半篑山房
 


(壹)

        施工到一半的高架桥,在灰白的天空下沉默。

        脚手架簇拥着这个半成品,黑而乱,也沉默。

        瘦长的路灯,弯腰低头,一身白。白日之于它,一贯是无甚关系,自然无话。

        窗外没有人声,更别说小车轮胎碾压水泥地发出的动静。

        看来,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容纳声音,哪怕是一点也是多余。

        只是静。

(贰)

        站在树下看枝条随风摇动,枝叶摩挲出轻响,蛐蛐儿用清脆的小嗓儿叫唤附和。跬园空无一人,除了我。

        挪去了一日的喧闹,跬园方示以空旷之本色。站在此处看关于夜幕下天光明晦的种种变化,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围栏边,灌木丛,最浓密的草木深处,通常是夜最初的涂抹范围。夜默然施以颜色,夜混着叶,密密交织,终致混沌暗青,暗青之上,则镂以斑驳之白。

        残阳已尽,而有片云缠绵徘徊于高楼与瘦削清雅的紫荆树之间。虚空下,枝杈终于凝练如铁。

(叁)

        再有四分钟,下午四点整。

       办公室那两扇门,没有小鬼头探头探脑,然后推开走进来。办公桌前也没有若干小鬼围住一个成年人叽叽喳喳,讨论那些与学习成长有关或无关,或喜或悲,或大或小的琐细事情。空落的走廊与教室办公室,此时就如无端多出来若干段大小不一光阴的留白。没有学生。办公室里没有,走廊上也没有。

        坐在办公室,居然仿佛置身散场的午夜剧场。

        明天散学典礼,随后是暑假。那是一长段与此地无关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我知道,没有我们,墙上的圆脸大钟,照例步履匆匆,它仍然会用两长一短的细腿,将流淌到这个办公室里的光阴一丝不苟地刻度下来。不管若干日子过后,曾经在此地学习工作的人们回来,或者不再回来。

        终日嗒嗒作响的电脑键盘,此时默然无语。电脑显示器则无平日迷离变幻的气色,个个脸上无光,默然矗在桌上,凝成一小块方形的黑。

(肆)

        屋子很空,却装满了寂寞。午后。
 
        “叮!叮!……”阳台外面,不知什么地方什么人,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用了一件硬家伙敲击着某块巨大的金属,声响清晰,却了无节律,仿佛午夜人蓦然发出的梦呓。 “咣当!……”那段硬东西重重地落到硬地上。再没动静,似乎这个家伙觉着了午后的无聊寂寞,停止折腾。
 
        耳边渐渐归于沉寂。
 
        “啵~~~”水龙头的水滴坠于水桶之中,清脆而有耐心,婉转处极富弹性,仿佛能看到水滴没入水面时甩起的水珠,和千回百转的涟漪。在这寂寞午后,我的耳朵,摄取着清脆与温润,空与寂。 

       有低而沉的对话声音。
 
        耳朵寻到左边窗外,向上,再上,在一个窗台停下。那里应该有人倚窗而站,或是中年男子,手中或是擎着一个杯,或正侧过脸去与里面的女人交谈。
 
        “叮当!”一把金属汤匙掉到了地上。男人女人突然闪灭,因为耳朵已追踪到另外某处角落,某户人家中去了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