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篑山房

每次来,依旧是午后的一缕阳光,一杯清茶和几笔涂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微园隙地,可容膝,可清谈,可默然坐对,可瀹茗佐笑,可遽来, 可倏去,可订翌日之约,可作信宿之谈。篑山子笑曰:山野地朴,无不可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掉的风  

2014-12-25 19:59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老掉的风 - 篑山子 - 半篑山房
 



    天压得很低,那点天光,让早起的人们误认为适才一夜清梦,只是一袋烟的小憩。记忆拉回至昨日,暮色四合时分。灰冷的颜色浸住了远近各处,向岁杪有所逼近的城市,在十二月的天空下,终于似乎苍老下来。 

    长短不一的灰色的楼,相互挤压出若干大小不一的灰色天空。灰色天空下面,模糊的街道上,缓慢蠕动的是红眼的车与灰色的人。

    风突然变得刻薄。

    素日熟悉的声响,诸如小孩子兴奋的叫喊,车轮的嚣闹,还有飞机破空往来声之属,皆在冷风的斫削之下,变得浅淡,若有若无,冥蒙难辨。

    风在突然苍老的时光中,衔枚疾走,突怒,冲撞,以图向过去的光阴中有所弥补,有所争取,以掩饰其在整个暖冬里的无所用心与颓唐。它逼近一切,亦穿透一切,高楼下,过道中,门缝,窗隙,袖口,裤管。冷酷的老风,面若严霜,它摧毁一切纤细与温软。

    这是一年光景里终于老掉的风,它急急收拾一切。

    素日文静的树,在窗外风中被撕扯了一整日,那嘶哑的叫喊,虽令我心悸,却又莫可奈何。因为我知道,风所有的惶急与暴戾,皆因新的生,行将到来。

 

 

2014年12月1日星期一
 于蓊墅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