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篑山房

每次来,依旧是午后的一缕阳光,一杯清茶和几笔涂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微园隙地,可容膝,可清谈,可默然坐对,可瀹茗佐笑,可遽来, 可倏去,可订翌日之约,可作信宿之谈。篑山子笑曰:山野地朴,无不可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孤鹤  

2014-09-10 21:4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孤鹤 - 篑山子 - 半篑山房
 



      半室空虚,四壁清静。眠古兄缓缓起身添茶,忽有声起身后,声极细,极空,极润,极幽远悱恻,千回百转而绵绵不去。曲中若听得有雨声,有雨中幽兰。又似乎听得有清潭一泓,水面极静,出水处,有白莲。
 
   昆曲,游园惊梦。

   从县城驱车数十分钟之后,我与瘦竹子文坤兄,便坐在了此处,竹盘之上,四杯红茶刚刚沏好,瓷白茶丹,煞是好看。促膝清谈,声不高,语不多,却有香茗相佐,八大法帖在侧,甚为惬意。此时更添昆曲在耳,浅吟低唱中,似有苏州小桥流水萦纡左右,置身斯室,一时竟忘身在何时何地。

   此处望去,铺陈一地的是,阳光在画室木地板上留下的明亮隙影,长短横斜,方而硬,触地恍有微响。另外一些光,则从窄长门窗斜斜漫入,在那张书有“独鹤”二字的四方窄纸上,铺开得甚为均匀,纸的四边均以图钉固定,底下是老旧的木板。画室弘敞,而铺设极简,除却倚窗而置的长方画案之外,其余陈设皆若隐于幽微沉静的空气中,似濡了一层淡墨,隐晦含蓄。端坐此隅,遥望彼端窄窗,有折来的梅花,置于窗前粗瓷瓶中,凉水浸住枝底,暗香泠泠。环顾一室,清虚安然,令人不禁有出尘之想。

   这是汀州童坊一处极幽翳之所在,去市墟仅一街之遥,而眠古兄在此间清修,朝夕与古人厮磨,惟一瓯土茶,一瓮清水,一尾青鱼,一架素兰,法帖画谱若干而已。眠古兄嗜古成癖,故又号古帝。画偏嗜虚谷,乐独好昆曲。虽市声依约在耳,竟若罔闻。闭门键户,濡墨研色,听曲读书,若独遁无人之深山。

   每伸纸拈毫,所绘绝不类时人面目,时有新作,下城出而示之,环堵之士,莫不骇叹称奇。

   此次来,又见眠古兄新作。悬诸四壁之画不大,却帧帧动人。中有一帧,粉墙半堵,荒径一痕,湿翠杳冥中,一树繁花,于幽谧浓湿之处开得惊心动魄。再细品之,草色花红,苔痕荒径,其颜色皆若在有无之中,却又披离恣肆。仿佛高明的文章家,字句寥寥,欲说还休,却令观者欲罢不能,欲走还留。其造境离形忘象之处,已非俗夫伧父所能了了。其笔墨虚实开合处,已然超出时人町畦之外,却与虚谷师多有神合。

   又有一帧,则虚一亭,若有云气,栏槛椽桷,若隐空濛之间。又若在月下,藻荇交横中,已不辨竹柏影,亦真亦幻,如游空明。再细取笔线顿挫勾连处观之,虚者实之,实者虚之,生拙老辣兼而有之,其奇巧朴拙处,竟无丝毫造作。

   凝神细看,亭额赫然一匾,曰:觉岸先登。

   正欲凝神再品其余,忽有异香袭来。原来,瘦竹子已新茶再沏,招我落座共品。欣然落座,捉杯微睨,杳杳昆韵中,忽觉眠古兄提壶点茶之态,与老唱片中的细曲慢板颇为吻合,缓起,缓落,翩若惊鸿。又如孤鹤,鼓翼乘风,渐入杳冥。

 

 

篑山子
甲午二月二十七
于深圳蓊墅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