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篑山房

每次来,依旧是午后的一缕阳光,一杯清茶和几笔涂抹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微园隙地,可容膝,可清谈,可默然坐对,可瀹茗佐笑,可遽来, 可倏去,可订翌日之约,可作信宿之谈。篑山子笑曰:山野地朴,无不可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碎片  

2014-10-14 14:04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碎片 - 篑山子 - 半篑山房
 




     阴着天,外头的空气中依然有中午那阵急雨的味道,湿湿柔柔,细腻而又暧昧。

      从左前方望出去,可以看到隔壁小区二楼,若干个紧闭或半闭的窗,灰色墙壁的包围中几棵绿色小树寂寞地随风摆动。右边望去,挤挤挨挨的花叶,紧贴了窗玻璃,凝绿如玉。

      天花板上,若干个圆形吊扇不知疲倦地摇头晃脑,扫下阵阵凉风,居高临下,却荏弱无力。扇叶快速切开空气的单调嗡响,低而沉,犹如蜂鸣,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     不记得是哪年哪月了,似乎也是这么个无聊的午后。雨后田间。湿湿热热的风,风里头是浓重的泥土和青草味道。老黄牛的舌头将一小把草从地上拔起卷进嘴里,干脆利落,索索有声,单调却极悦耳。老牛偶尔抬头看他,他亦与晶亮的牛眼对视,百无聊赖。轻佻而卑鄙的牛虻,嗡嗡萦绕盘旋。忠厚老实的老黄牛低头吃草,嗡鸣便戛然而止,顷刻间,若干个黑点便已死死地叮住了肥沃的牛臀某处,待老牛哆嗦着将牛尾抽来之际,嗜血的土匪们方恋恋不舍,急急飞避。这时他才想起,那年牛虻们单调的嗡鸣与此刻天花板上吊扇发出的声音,竟是如此神似。

      对了,还有,应是八十年代末某个盛夏,闷热狭窄的理发铺子里,那在热浪里声嘶力竭虚张声势的台扇,也是这个声音,腔调里的空洞乏味言不由衷,与今日热浪中的声响丝毫不差……

      一张张模糊不清的零散碎片仿佛从记忆深处纷至沓来,男人试着将它们拭去灰尘,展平、抚摩、审视。逝去的,沤没的生的痕迹,仿佛又历历在目,可抓可取。

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猛一抬头,不知什么时候,天角微泛鱼白,灰霾竟已杳无踪迹。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